声明:本站不是ONE一个官网,是粉丝自建的非盈利性民间网站,ONE一个粉丝QQ群104818250
当前位置:ONE一个 > 文章 >查看内容

职业第三者 作者/周苏婕

发布时间:2016-07-06 09:31| 位朋友查看

独乐乐不如众乐乐,若喜欢,请推荐给您的朋友。我要分享到:
不知道你坐高峰期的地铁,有没有注意过一种人。他们面色发黄,坚守在站台边。当地铁完成进食和排泄,准备关门,说时迟那时快,他们瞅中缝隙猛然一推,就能把最后一只蝗虫塞进车厢。没人记得他们的名字和脸庞,一切是那样悄无声息,微不足道。
 
这世上有太多孤独的工作不为人所知,不为人了解。地铁推手属于前者,毛片演员、小丑和段子手就属于后者。性冷淡的下场,重度抑郁症的悲剧,别人眼里的他们有多快活,现实还给他们的痛苦就有多强烈。
 
而再没有一份工作,比我干的事情,更加孤独。
 
我是一名职业第三者,却从来没谈过恋爱。
 
事情要从认识他开始说起。几年前我还在上大学,除了胖,没有任何优点。下定一番决心后,我开始去健身房。对好看的人来说,哪里都是风月场。而对我这种人,风月场也能成为坟葬场。每天走上跑步机,都要鼓足莫大的勇气。立场必须坚定,目标必须单一,不能有丝毫的胆怯和迟疑。两眼一抹眼前一黑,就得撒开腿使劲跑。
 
一天晚上,我隐约感到有个人站在我身后,盯着看了很久。我越来越喘不过气,心跳更加猛烈了,但不回头,也不敢回头,就那么僵持着。他在看什么呢?我没有单穿运动bra的身材,也没有蓦然回首的惊艳。是衣服穿反了吗?还是臀部太大,跑起来的样子很好笑?
 
我晃了晃脑袋,以为是幻觉?善磷『粑,确实感到身后有一股热浪,从汗臭里、实打实的肉体里,散发出滚滚热浪。我按下暂停键,装作要倒水的样子,走下跑步机。
 
确实有一个人。但不是在看我,他在走道里举杠铃。
 
正巧从器械区跑来一个小黑鬼,人还没到,声音先到了。
 
“大河哥!正找你呢,咋在这练?”
 
那个叫大河哥的男人眉头一皱,也不放下杠铃。直到做完最后几个,才松开一口气,往器械区瞟了瞟,惜字如金地吐出两个字:
 
“人少。”
 
话音刚落,眼神就往空中一放,好像盯着热气腾腾的人,会消耗他很多精力。小黑鬼也不计较,拿起他脚边的水杯,殷勤地一笑:
 
“大河哥,我给你倒水去!”
 
我站在原地,举着水杯却一时忘了该干什么。直到胖子倒完水回来,我才猛地一醒,又走上跑步机。气氛就是从那时开始不对的。步子凌乱起来,呼吸失去了节奏。旁边一有会员切换电视频道,一有教练招呼另一边的教练,我整个人就都散了。那天跑完,我没有见缝插针地抢在大妈前去洗澡,而是鬼使神差地,对着大操房的镜子照了很久。
 
怎么能这么丑呢?
 
看着镜子里黏稠的脸蛋,肆意流淌的汗水,再回想之前不要命也不要形象的跑步,我攒了那么久的心气,忽然间就灭了。挺奇怪的,女孩变成女人就是那么一瞬间的事。
 
从此去健身房多了一种复杂的心情,注意力也没那么集中了。不是我不上进,是总有声音在耳边闹腾。
 
“大河哥,我这个姿势对不?”
 
“大河哥,练这得拿多重的片?”
 
大河哥长得不帅,也不是教练,倒腾器械却咋咋呼呼的,很有气势。更要命的是,不管瘦不拉几的,还是肥肠大耳的,看他刚练完一组,就要逮着机会凑上去,大问一番。不熟悉的人,还以为他是这块地盘的老大。
 
其实把他撂在市中心的马路口,没人会多看他一眼的。
 
我一边在心里笑那些人的大惊小怪,一边有意无意地,想挖出大河哥更多的漏洞。比如洗不干净的脖子,异于常人的汗臭味。蛮有意思的,这种男人肌肉再发达又如何?怎么会有女孩子喜欢他呢?为了进一步增强我对他的不屑,我甚至研究起健身理论。
 
光做有氧是无法长效减脂的,必须加上无氧训练,也就是倒腾器械。我若有所思地点点头,合上笔记本。
 
该换一本新的了。
 
很快我就参透真理:只有一个自律的人才谈得上吝啬。大河哥的锻炼很有规律,周一推胸,周二拉背,周三休息,周四深蹲,周五练肩,而周末是跑步和打拳。训练时间从晚上七点开始,九点结束,洗澡控制在22分钟,和前台小姐说再见不超过15秒。一直没打破过,很容易就能摸清楚。他特别吝啬自己的言语、笑容、眼神,也正因此,他从未发现过我。
 
当然这不妨碍菜鸟请教他。就连教练,遇见他也会称兄道弟一番。
 
可又有谁,比我更清楚他水杯里柠檬片的厚度和蛋白粉的颜色呢?
 
咖啡色。我猜来猜去,只能是巧克力味。
 
没过多久,我隔壁宿舍的女孩也办了健身房的年卡。想来也好笑,对漂亮女孩来说,找几个健身房的男孩带着去几次,拍几张照发个朋友圈,新鲜劲也尝了,追求潮流或是独立女性的标签也有了,又何苦费这么多钱做一件不可能坚持的事呢?
 
不过我随即就想通了。漂亮女孩做事总是没什么头脑,不必太苛求了。
 
总之那个叫露露的女孩加入后,健身房的气氛诡异起来。我跟露露专业不同,也只是几面之交,但她发现我也在健身房后,那种唐突的热情让我有些措手不及。她手挽着我,嘴对着我,怀里的热气却是冲着外面的,风一吹就能拐弯。我明白,最初露露不过是想借着和我的熟络劲,缩小和这个地方,和这堆健身怪物的距离。却没想我呆了这么久,还是孤身一人,费半天力也走不上捷径。
 
这么被冷落可不是事啊。
 
很快,露露就不睬我了,一连串的问题如撒网般,抛向了健身房的各个角落。
 
“一直跑会变胖?幸好认识你哎!”
 
“这款不好,那下次你带我去挑?”
 
“推胸和木瓜,是不是还不如男朋友?”
 
露露一惊一乍的,蠢蠢的样子,心里一本账却算得特别清。答案是故意准备好的,但那股脱口而出的劲儿,又不显得那么有心机。让人很猝不及防,转过神回味时,胸膛里还升腾起一种说不出的瘙痒。
 
有多少四肢健壮的男孩,经得起这样的娇气?
 
到后来,别说找教练,就算露露不主动开口,教练也会故意绕路,帮她加个杠铃片,指导一下动作。但奇怪的是,不管别人怎么前呼后拥地喊大河哥,露露却从来没当他存在过。经过他身边,也只是转着眼珠别过头,鼻尖朝天似的发亮。
 
大河哥似乎也不想把她当回事,可他和我一样,实在小瞧了露露的本事。如今在健身房,不论走到哪,露露都无处不在。
 
“你也认识那小丫头?有她微信吗?” 休息区,两个穿着背心的男人压低了声音。
 
“你咋也买这套运动服了?咱俩撞衫了!”
 
“不会是露露推荐给你的吧?”
 
她来健身房还没多久,就活络得让人有些后怕。那股怎么学也学不来的劲道,都开始四处寻觅,不动声色地生根发芽了。大河哥冷漠的脸显然有些绷不住,一次正硬拉着,不远处突然传来一声“露露”,他手一滑,差点被杠铃砸到脚。
 
气氛愈加诡异。表面看来没什么差,暗地里却有一种无端的紧张和较量,想流动,又特别费力。
 
过了几天我回更衣间,却没想刚一拐弯,就有个迎面而来的黑影往我手里塞了张纸条。
 
“回家看。”
 
一个浑厚又熟悉的声音,让我实实在在地怔住了。不记得后来是怎么回家的,那三个字却一直在脑海里盘旋,穷追不舍,霸道得很。纸条也很简单,一个微信号,加上简略的三个字:
 
有急事。
 
很难想象大河这种人,搭讪还要用纸条的方式。他看见我了?想认识我?有什么急事?数不清的问题像泡泡一样扑面而来。我糊了眼,变成一条等着上钩的鱼。
 
关系进展得太快,以至于第二天我坐在饭店里面对大河时,还没缓过神。大河毫不客套,拿过菜单三下五除二就点好了。他操控着全局,我却一言不发,有点把自己全都交出去的意思。
 
“你是露露的同学?”
 
我一惊。
 
“我……想追她,你能帮我吗?”
 
我又一惊。
 
大河搓着手,话语依旧凝练,可少了自顾自的傲慢。原来一切是装出来的,因为羞涩而假装冷漠,因为笨拙而索性沉默。我为戳穿这个假象而感到兴奋,但也是几秒的事,很快,一股更强大的落寞席卷而来。
 
“你喜欢她什么呢?” 我盯着他手掌里凸起的茧,这要平日里搁健身房,那是怎么着都看不到的。
 
“你喜欢一个人的时候,会有理由吗?” 大河反问道。
 
我愣住了,看他的眼神一下子转移开。也许是最木讷的人,才说得出一些质朴又准确的道理。
 
上菜的时候,大河指着一盘又一盘的红辣椒,少见的热情劲涌上头:“这都是我最喜欢吃的,你别客气!”
 
我的筷子停在半空中:“大河,你知道露露是南方人吗?”
 
他想摇头又想点头,最后不知怎么办,只好夹了一块辣子鸡放在我碗里。我盯着辣子鸡好一会,后来还是硬着头皮吃了下去。我明白,从那一刻起,我们已成了同一根稻草上的蚂蚱。
 
追女孩这种事,说起来都是套路,其实也不尽然。讲究的是一个因地制宜,出奇制胜。当大河浏览露露的资料册时,我正在强调这个基本方针。
 
“怎么不走寻常路?” 大河突然抬起头。
 
我在被窝里闷了好几个晚上,挖空心思地想,就是为了等这一刻:
 
“你得会拍照。”
 
“这和追露露有什么关系?”
 
“健身房里都是帮她拿器械纠动作的,你再做这些就没意思了。女孩为什么要减肥,要健身?还不是为了多拍照,多抢点风头?”
 
“自拍要么放一个头一条胳膊,要么对着厕所的镜子。她想要一个全程摄影师,可是健身房有吗?她说得出口吗?”
 
“当然,你不能刻意去拍。假装收集健身房资料,顺带偷拍。完后,一定要修图。”
 
我把想法一股脑地倒给大河,他紧皱的眉头慢慢舒展,一只手还放在露露的资料册上不肯移开。忽然又想起什么,他拍拍资料册:“这是你做的吗?很费劲吧?”
 
我咧了咧嘴角:“小事。之前还做过一份男生的,更费劲。”
 
第二天,露露照例来到健身房。那时大河已举着单反拍了一阵,他表情严肃,一本正经。而当露露打电话正说笑着,他迎面而上,对准她就是一张。露露吓了一跳,刚想开口,大河却走到她身后的单车,自言自语道:
 
“谁挂了条毛巾?这拍出来就不好看了。”
 
侧面和背面都不是问题,难的就是正面。我借着倒水的幌子走下跑步机时,跟大河只差几米远。他给了我一个笑,居然没有克制,还有些按捺不住的意味,似乎在说,你想的这招真管用。
 
晚上他用微信给我发修好的成品照,里面不光有露露运动的各种形态,还有她寄存柜的编号,水杯里的柠檬片。
 
“她切的柠檬,跟我切的差不多厚。” 发完后,大河不忘做个总结性的点评。
 
过了几天,健身房那种古怪的气氛已经被打破了。没什么起承转合,暗地里似乎势不两立的大河和露露,突然间开始打招呼了。面对大河的镜头,露露也愈加自然,该怎么翘臀就怎么翘,该怎么挺胸就怎么挺。像是两人约定好什么似的,特别默契。旁人看来却一头雾水,问起来,大河照旧是冷漠的表情,露露却敷衍地一笑。
 
按照我的计划,大河乘胜追击。对健身的女孩来说,第一是运动,第二是拍照,第三必然是饮食。大河当私人教练完全够格,可要的就是和别人不一样。除了拍照,大河还开始做健身餐。三文鱼配牛油果,小牛排配西兰花,这对大河那双只会倒腾器械的手来说,确实有些难度。
 
但大河的特别在于他的冷漠,他的节制。每次他把餐盒递给露露的时候,就仅仅是递,不会说哪家超市的菜最新鲜,哪个菜场的肉最安全,也不会说自己费了多少功夫,花了多少时间。他一言不发,就那么安静地看着露露。本来情意只有七分,因为少了言语多了行动,被人反复掂量后,反而估摸出十分。

他挺会的。恰恰是因为笨。

有时被人撞见,投来浓重的醋意。那大概是露露最得意的时刻。更关键的,她的神态不同于以往,举手投足里少了一点轻飘的俏皮,多了一点厚重的委婉。所有举哑铃还不忘偷瞄的男人都看出来了,在露露心里,大河跟他们不是一类人。

我也在角落里看着。有时大河转头,撞见我的眼神,会很微妙地一抿嘴。在健身房,还有谁,比我更清楚他的秘密,他脸上那种冷漠里,不动声色的、无人知晓的涟漪呢?

有几次,我趁没人的时候,也偷偷给大河塞上一个餐盒。

“回去学一下摆盘。露露喜欢精致的东西。”

大河还没反应过来,我又补充道:“学完了就吃掉吧。”

“你做的?” 大河问我。

我没回答,只是从包里又拿出一个餐盒:“给露露。总是健身餐也没意思,换个甜品。”

两个人就这么看了对方几秒,我便走了。他不用问也不需问的。一份微不足道的心意里藏着多沉重的心血,只有经历过的人才知道。

后来大河给我发微信,他说,你帮助人的方式真特别。我用同样的口吻回他,你对一个人好的方式也真特别。很久,他都没有再回复。就在我快要睡着的时候,突然收到一张照片。

是我和露露的合影。当时我们正在健身房的休息区谈论选课的事,他大概是在拍露露的时候,不小心也把我拍进去了。大河赶忙撤回,说正在修照片,手一滑才发过来的。

不知怎么,我竟克制不住地反问他:“你觉得我怎么样?”

刚发出去我又后悔了。立马撤回,解释说,不好意思,我发错人了。

大河发来一个微笑的表情。

猜不出是真笑,还是假笑。

我去卫生间洗了把脸,接着跟大河说:“P图的时候,把露露的脸弄白一点,小一点。不用P我。这样她就知道,下次你拍她和别的女生的合影时,你也只会P她一个人。在你眼里,她是最美的。”

我感觉大河在那头陷入了沉默。过一会,他问我:“这样好吗?”

我迟疑一下,继续回复:“爱一个人,应该对别人自私吧。”

几天后,露露把我拉下跑步机。她凑到我耳边,说大河想请她去参加他的高中同学聚会。我说那你去啊。露露晃了晃脑袋:

“我又不是他女朋友!你陪我去啊。”

如果说露露喜欢在言语上调情,在行动上,她还是很讲分寸的。突然间,我觉得大河想把她追到手,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我有点庆幸,又有点失落地回露露,那你问问大河的意思。

大河自然是没拒绝,只是他带着两个女生的架势,多少让饭桌上的人有些诧异。大家搞不清哪个是女朋友,再认真一看,明显是漂亮的那个更有来头。不过,玩笑到底是捕风捉影里编出来的,大河不爱说话,让大家对我和露露一点了解都没有。这玩笑刚开了个头,就说不下去了。只好把话题再扯回高中的破事,不知不觉中,我们就被晾在一边。

露露脸上的精致有点挂不住了。大河好几次起身要给她夹菜,她都礼貌又客套地回绝了。大河一脸尴尬,不知道哪里得罪了露露。

像露露这样的女孩,怎么甘心当饭桌的小菜,生活的边角料呢?

我偷偷给大河发了条微信:“她被冷落了,多聊聊她。”

大河似懂非懂地放下手机,不知如何开口,只好先喝掉杯里的酒。

我看着他,放下手机。

“你们知道吗?露露在健身房的名气可大了!”

所有角落的谈笑都静止了,每个人都停住筷子,盯着我。

我捏了一把手心的汗:“让大河说。他在健身房呆得久,更了解。”

这下大河不说也得说了。幸好露露表达欲强,如此一来,两个人你应我和,话题中心很快就转移到露露、露露和大河的关系上。

露露开始笑了,大河盛给她的汤她也喝了。作为回报似的,她还主动夹了只虾给大河:

“多补点蛋白质,你练的量太大了。”

我坐在他们俩身边,默默看着大河手掌里的茧,隐退成一道背景。

这顿饭之后,露露和大河的关系有了质的飞跃。大河找我的次数越来越少,每次发完微信,一定不会忘记说这句话:太谢谢你了,改天请你吃饭。他越强调这句话,我越觉得这中间的隔阂深刻。到后来,我都错开和他们见面的机会,换了个时段去健身。

就在我食欲变差、体重直线下滑的时候,大河突如其来地打我电话。

“我还是追不到她。”

大河的三言两语没把问题说明白,但我还是隐隐地看到了本质。

“你是不是太顺着她了?我是说,你是不是对她太好了?”
 
“不该这样吗?”
 
我思索了一晚上,然后告诉大河:“她需要一个情敌。”
 
要大河这样一根筋的直男,明白这个道理并不容易。但后来他还是接受了我的建议:“那就试试吧,如果这样她能更在乎我。”
 
“可是找谁呢?”
 
两个人都沉默了。其实心里装着同一个答案,只是说不出口,又不好说出口。本是同心协力在做一件事,但细究一下,还深埋着很多隐情。就连大河这样迟钝的人,都慢慢察觉了出来。
 
“我来吧。” 这话只能我来说。
 
尽管露露对大河的态度,和对别人不一样,但差别终究是微妙的。追她这件事像进入一个瓶颈期,一个人对另一个人再好,还能好到什么地步呢?露露大概是麻木了。一方面大河真的成了大河,取之不尽用之不竭。另一方面,这也不妨碍她继续和别的男孩谈天说地。答应大河的追求,无非是名份上的区别。
 
不过,一旦追她的人知难而退,转而求其次,露露这么霸道的性格,是一定忍受不了的。
 
果不其然,当大河开始有意无意地在我身边转悠,帮着扶一下杠铃,空隙间讲解一下原理时,露露尖细的眼光就挪不开了。就算在不远处和教练谈笑,也要找个借口经过我们,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 
 
 
冲着加快露露醋劲的目的,我们甚至为了发同一个地点的定位、同一个时间的朋友圈,专门跑去吃饭看电影。有好几次,戴着3D眼镜,我差点把大河当成男朋友,借着困意,头不由自主地就靠在他肩膀上。
 
大河猛地一缩,低声说:“我们不是在演戏吗?”
 
我脸一红,赶忙坐正,解释道:“对不起,我是真困了。”
 
露露没有在任何一个人的状态下回复,但她的高冷和不在乎,没多久就装不下去了。那天健身房临近关门,露露堵住了我们俩。
 
“吴大河,你什么意思?”
 
“什么什么意思?” 大河知道这招奏效了,但他还在等。
 
“你们俩约会,什么意思?”
 
“你又不是他女朋友。” 我反问露露。
 
露露想顶嘴却什么都说不出来。她本想耍一耍威风,敲一敲警钟,却没想这风吹到自己身上,这钟敲到自己头上了。见她这副模样,我就转身走了,心想剩下的,就让大河自己去处理吧。
 
等我洗完澡再出来的时候,他们俩还坐在外面,显然是在等我。
 
露露板着脸拉了一下大河袖子:“你说吧。”
 
大河望我一眼,又停了一会,才像背书似的开口:“我只喜欢露露一个人,她是我女朋友……请你以后不要再打扰我们了。”
 
我愣住了。
 
屏着呼吸,和他们对峙了足足有半分钟。
 
回过神后,才咬紧嘴唇勉强一笑,说了句祝你们幸福。离开的时候,我没敢看大河,我怕一看他,我的脚就挪不动了。我也知道我这一走,就再也回不来了。
 
后来我把健身房的卡转给了别人,日子并没有比以前更孤独。我照旧是一个人,也习惯了一个人。
 
过了半年,大河才请我吃饭。我们回到第一次见面,或者说约会的饭店。这次他拿过菜单没有翻开来,而是先递给我:
 
“你点吧。”
 
还是节制的说话风格。
 
“我喜欢的,你不一定喜欢。”
 
但是整个人都变了。
 
我接过菜单,从前翻到后,抬头说:“一人点两个吧。”
 
结果最后饭桌上,摆的是两道川菜,两道本帮菜。前者是我点的,后者是大河点的。
 
“你没跟我说,你和露露一样,都是不吃辣的南方人。”
 
我停止了咀嚼。盯着他手掌里的茧,因为举了过多杠铃磨出来的茧。
 
“我给你……你和露露,带了点蜂蜜。配柠檬更好。”
 
再后来,有一些人听说了大河追露露的经历,受到启发,也经常来找我出谋划策。甚至邀请我直接加入他们的关系,调和也好,引爆冲突也罢,不过都是真戏假做。操着导师的心做着演员的事,慢慢地,第三者就成了我的职业。
 
他们和大河一样,都说不清为什么要这么做。但又隐约觉得,第三个人的存在,对只能容下两个人的爱情来说,是额外重要的。他们把我当成反衬一方的配角,又用我来转移内部矛盾。当两把干柴迟迟不能燃烧时,第三个人,就成了那把烈火,成了四两拨千斤的地铁推手。
 
他们更欣赏我的职业精神。事情圆满后,即便产生私人情感,最后我也会识趣地、隐忍地、毫无保留地退出。
 
其实整件事蛮好笑的:我是一名职业第三者,却从来没谈过恋爱。

(责任编辑:金子棋 jinziqi@wufazhuce.com)

推荐图文


随机推荐

海南七星彩票 995| 734| 889| 282| 661| 843| 197| 629| 864| 284| 953| 307| 845| 647| 423| 659| 317| 711| 461| 185| 527| 593| 843| 633| 213| 687| 964| 32| 428| 469|